大班报导:

据彭博社报道,摩根大通眼下认为,交易员对明年美国负利率的预期有些超前。

“未来三到四年,如果经济仍处于非常疲弱的状态,那么美联储可能会考虑负利率,”该公司驻伦敦的全球利率主管Seamus Mac Gorain表示。“但目前,他们更关注资产负债表,更关注手中的工具,而不是负利率。”

就在投资者权衡负利率可能性之际,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及其同事已在过去一周陆续发声予以反驳,并质疑负利率是否有用。期货市场正在为负利率进行定价,美联储基金利率合约显示,投资者押注美联储将在2021年第二季度降息至负值。

在不断传出负面经济数据之际,企业和基金经理都在衡量美国经济从新冠病毒疫情中复苏的时间。

鲍威尔最新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视采访时说,美国经济将会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但过程可能会拉长到明年年底,并且取决于疫苗的问世。鲍威尔称,他和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成员仍认为,负利率对美国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合适或有用的政策。

摩根大通的Mac Gorain表示:“就对银行业的影响而言,现在已经在这些水平上看到了负利率的代价。总的来说,这种转变与负利率还有一段距离。”

他表示,尽管为负利率尾部风险定价是“有意义”的,但多数央行信号表明,目前情况可能正好相反。他补充称,欧洲央行有几次再次降息的机会,但他们没有这样做,日本央行也是如此。

Mac Gorain表示,摩根大通资产部门看好10年期美国国债,因全球经济衰退迫近推高了对最安全主权债的需求。他说,基准国债收益率今年可能会在0.5%-1%之间波动,任何接近区间高端的波动都是买入债券的信号。

这家资产管理公司还在购买澳洲国债。上周,澳大利亚政府发行了创纪录的190亿澳元(合123亿美元)10年期国债。他表示,澳洲长债市场因其高品质和高收益正成为另一个脱颖而出的市场。

以下是Mac Gorain对一些金融市场热点话题的评论:

美元疲软

美元对主要货币的中期前景将是下跌。美元的收益优势已被侵蚀,尽管3月份美元融资市场出现严重紧缩,但美联储已通过其国内债券操作和商业票据计划解决了这一问题。

全球经济

亚洲、美国然后是欧洲可能会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复苏。看起来疫情对亚洲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但与此同时,全球经济已经高度融合,这意味着在世界其它地区如此疲弱的情况下,很难在某一地区看到非常强劲的增长。

债务货币化

在这一点上,央行的指令和他们购买政府债券之间没有任何冲突。在危机之前,通胀已经相当有限,而且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非常疲弱,油价下跌也加剧了这一趋势。

债券供应

今年债券市场最大的驱动力是前所未有的债务供给和需求。这在美国如此,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大多数央行都在或多或少地吸收这种前所未有的供应。

(责任编辑:张雅洁 HF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