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报导:

标普全球周四估计,全球政府的负债规模到年底前将跳增至创纪录的53万亿美元,其中8.1万亿美元是在今年一年中借入的。

今年借入的主权债务中,约70%或5.8万亿美元将用于长期债务的到期再融资,不过新增的2.3万亿美元借贷仍至少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

标普称,负债增加反映出大国的借贷需求上升。美国负债规模达3万亿美元,日本则为1.75万亿美元,仍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借款国,占全体总规模的近60%。

“到2020年底,我们估计我们给与评级的所有主权国家的商业负债规模将比2019年增加5%,达到52万亿美元的纪录水平,比2015年增长30%,”由分析师Karen Vartapetov和Roberto Sifon-Arevalo领导编写的报告称。

预计中国今年将发债约6360亿美元,紧跟其后的是意大利巴西法国,发债规模料都在2500亿美元。

全球债务威胁加剧

此前,国际金融协会(IIF)1月的报告曾显示,近几年全球债务规模不断膨胀,其中包括美国澳大利亚等在内的11国都已经“沦陷”在债务海洋中。而据美国财政部消息,该国2019年预算赤字已经突破1万亿美元。

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财政赤字扩大了17.1%,虽然增幅与2018年的28.2%相比有所收窄,但是17.1%的增速显然还是非常高的。而这两年来美国财政赤字之所以频频扩大,主要是受到美国减税和增加支出两方面做法的影响。为了弥补财政缺口,美国只能通过持续发债来解决。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考希克・巴苏上月底发表文章警告全世界,第四次全球性债务浪潮正在酝酿之中,而其规模将使前三次相形见绌。

在过去50年的时间内,这种全球性债务危机一共发生了三次:

第一次是1970-1989年的拉美债务危机,阿根廷、墨西哥等拉美国家为了刺激经济增长,由政府牵头疯狂向西方世界举债,结果数年后银行利率攀升,无力还债的拉美各国全部原地爆炸;

第二次是1990-2000年的亚洲债务危机,恰逢全球利率再次处于低位,以及东亚各国对亚洲经济过于乐观的估计,导致东亚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过度借债,结果在1998年再次踩雷;

第三次则是2008年的美国次贷债务危机,当时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形势一片大好,为赚钱挤破了头的金融界不惜滥用“次贷”这种衍生金融工具,结果最后地雷爆炸,让全世界都跟着陪葬。

(责任编辑:窦玄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