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报导:

年初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给国内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其影响也溢出国门,延伸到与中国经贸往来密切的经济体。从1月20日疫情升级以来主要货币相对人民币汇率变动中,已经可以明显看到这种拖累效应。

疫情持续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避险需求推升美元瑞郎,而非美货币普遍下跌。

过去一个月美元兑主要货币全线上涨:

许多货币较人民币跌幅更深,如对中国出口依存度较高的巴西、智利、新西兰等国货币较人民币贬值超过3%,接待中国游客较多的泰国韩国和新加坡等国的货币较人民币贬值超过1.5%。

传统的避险资产日元,因日本自身也日益受到疫情波及,近期走势偏弱。巴西、智利等新兴市场货币因此自身因素通常波动率更高,但从近期对人民币的更剧烈变动中,也能观察到与中国经济联系的外溢效应。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在今日的报告中指出,出于防治疫情扩散的目的,多个国家、地区对中国大陆居民采取了入境限制,主被动因素都将使大陆出境游的人数和相关消费出现明显下降,对其旅游、零售、酒店业产生负面影响。

理论上香港受到的影响最为直接,不过港元和美元挂钩,所以较人民币反而出现升值。

谢亚轩也指出,受假期延长、复工节奏慢以及经济活动因疫情防控受到限制,中国的工业生产、投资、消费等活动均受制,总需求下降,可能降低中国部分商品进口,从而使得较为依赖中国进口需求的国家受损。

当然,也有一些国家货币在疫情的冲击下较为坚挺。疫情令中国的产业链暂停,而此前因中美贸易争端而进行产业链转移的公司可能会加速这一行动,越南印度和印尼等承接产业链转移的国家将因此受益,货币也相对人民币出现升值。

二季度或有望收复失地

此次疫情对外汇市场的冲击会持续多久?

对此,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周五指出,预期市场只是短暂震荡,随着疫情在二季度初前受控,亚太货币也将跟随收复失地。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亚太区外汇分析师陈得能称,当前中国作为许多亚洲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人民币转强有利于亚太货币,预期亚太货币兑美元今年平均有低至中单位数增长。

瑞银指出,疫情无疑对亚洲经济济及企业盈利构成压力,但估计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一季度,随后将加快增长。中美已经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加上多国央行保持货币政策宽松,科技等产业环境逐渐改善,亚太区经济增长预期从去年的5.2%,小幅放慢至今年的5.0%。

瑞银借鉴2003年SARS经验指出,当时亚币在疫情确认后首3个月受压,但随着疫情受控,货币已逐步回升。当前对外部需求较敏感的亚币,确实面临较大的震荡,如韩元、泰铢及新加坡元,但同样属于周期性货币的人民币及韩元已经回调不少,预期六月底分别回升至6.8及1120水平。

瑞银认为,“中国作为许多亚洲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人民币转强有利区内其他货币,我们预期亚太货币即期汇率兑美元今年平均有低至中单位数增长。尽管韩国央行可能在一季度减息25个基点,但随着亚洲科技业渐露曙光,韩元对环球经济增长的敏感度较高。”

此外,瑞银表示,以内部需求为主导的货币最近表现强韧,如印尼盾、印度卢比及菲律宾比索,相关经济体并没有很倚赖中国,因此过去数周汇率也相对平稳。我们认为印尼盾、印度卢比、菲律宾比索及马来西亚林吉特(相对美元)是不错的套息交易货币篮子。

(责任编辑:窦玄南 )